遭遇抢劫

作者:莉莎的果篮     来源:旷野博客 时间:2012-05-22 12:20:50

正月初五,和一个姊妹踩单车去另一个城市游玩,久去骑行的我,突然骑长途,颇为吃力,晚十点左右,终于回到所居的城区,疲惫不堪又有些懈怠中,突然被一辆慢慢靠近的摩托车拉扯背包,我啊的一声立刻倒地,整个人摔在地上。在前面骑的姊妹立刻赶过来把我扶起,我才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飞车抢劫。

去医院处理伤口,平静给父母发短信告知会晚点回到家,没说原因。打完点滴,姊妹送我回家,已是一点半。父亲已经去上班,母亲睡着了,我悄悄进入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寻思着第二天怎样跟父母交代,猜测父母会是责骂还是担心。

一宿没睡着。第二天清早,听到父母的脚步声,我打开房门呼叫爸妈,爸妈进入房间看到我的惨样,马上惊呼起来,立刻心痛的问我发生了什么事。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事故。本来还很镇定的我,看到父母担忧的样子,一下子好像变成十几岁的小姑娘,委屈得哇的一声哭起来,然后哽咽着把事情的经过述说的一遍。再然后,就是父母慈爱的关怀,无微不至的照顾。

今天当我坐在电脑前敲下这些文字,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天。回想这几天病床的生活,有很多感触。

感谢神在患难中的保守,没有遇到凶残的劫犯,那人把我拉倒之后就跑了,还不至于不松手把我在地面上拖。报纸上有登过甚至被拖死的。感谢神伤口不严重。眼角下方缝了四针,拆线后基本看不出。脸颊划破的地方结痂后在慢慢脱落,疤痕很浅。牙齿拍片后医生说牙根没有坏,所以不用拔除,到时补一下。神让我经历这件事,但没有给我身体留下什么伤害。

神也在不断更新我的心意。

躺在病床的人,情感意志会变得很脆弱。一直觉得自己很独立很坚强的我,这时多么盼望人的关心。出事后第二天上午,我给一个祷告组的同工发了短信,同工没有任何回复。给另一个主日学的老师发了短信,请她代替我上课,这个老师只有寥寥几句的关心。父亲坐在我的床边,叹气说:“看看你所谓的教会朋友,出了事,没有一个人来看望你。”我无言以对,偷偷的抹泪。下午,又一个姊妹打电话过来,是想请我帮忙转账,想起父亲的话,我控制不住在电话里抽泣。这个姊妹比较细心,挂了电话马上上我家,在姊妹轻声的赞美诗歌中,我平稳了自己的情绪。后来这个姊妹告知教会其他弟兄姊妹,所以第二天晚上,第三天开始陆陆续续有很多弟兄姊妹来看望。弟兄姊妹的探访消除了父亲对教会朋友的误解。

但到了第四天,家里一下子又清净了。我的心竟生出苦毒来,把认识的弟兄姊妹在脑海里盘算一遍,为什么这个姊妹那个弟兄没有来看我呢?这些弟兄姊妹是不是探访了一次就当完成任务了,他们也是这样虚假吗?此时的我,把自己当作世界的中心,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来多陪伴自己。

第五天,我不要再看人,我操练默想,听着马太福音出轨的妻子朗读,咀嚼神的话语。我们若对人有期待总是会失望,一方面自己的期待不一定合理,另一方面,人不一定能做到。所以回到神的里面,幸好有神的爱充满,而且只有神可以无时无刻陪伴。

伤口一天天好起来,每一天都看到好转。都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剂,真的很奇妙,淤血,青肿就这样慢慢散去,这不也是神奇妙的恩典吗?

  TAG:遭遇抢劫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心之风筝  上一篇:牵着蜗牛去散步 打印文章   录入:离箭红尘   责任编辑: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