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忘我的快乐情人

作者:尉陈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9-07-09 09:32:53

 

 640-47.jpeg
 
        编者按
 
        信主久了,发现一个怪象:不信主的人每天强装快乐,许多信主的人既看不出快乐,也看不出不快乐,不知道是不是有主了就懒得装了。或者聚会的时候很快乐,散会后的笑脸就像收紧的橡皮筋,马上就呆板呆滞了。像一种法术。本文显然不是简单地说快乐这件事的。但是橡树君借着作者的意图,顺便提醒大家周末了,撤掉脸部的橡皮筋,让肌肉柔软起来,绽放出有主的喜乐吧!
证恩堂的蒙召经文是《以弗所书》2章8-10节:“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
 

 
 
        在不变中一直变化的教会
 
        我们由此知道:恩典是在先的,上帝将救恩白白地赐给了他所拣选的人,蒙恩之人的必然反应就是信,信徒作为被神重生再造之人,当以善行回应神的厚恩,达成神的心意。正如《出埃及记》20章所启示的十诫的结构:神是先将以色列“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然后这些自由之人要以十诫来回应救恩。换言之,好行为不是你得救的原因,但必须成为你得救的结果。
 
        但人实在是软弱,即便是蒙恩之人,里面也仍有残存的罪性,一不留神就会趋向堕落。这导致教会历史经常呈现这样一种规律:信仰环境比较恶劣、紧张之时,信仰状态普遍向好;而一旦环境向好,教会自身就陷入到各种问题之中。譬如初代教会,面对犹太宗教、罗马政权、希腊哲学这三座大山,信徒人数却呈几何级数增长,成为那个日益衰朽的帝国中绝无仅有的有活力群体,他们彼此相爱的关系模式,如一盏明灯照耀着罗马的黑暗夜空。但从基督教成为罗马国教,内部的活力与外界的逼 -/迫几乎同时止息,信仰美德也渐渐失落。
 
        但教会毕竟是神的教会,所以一直都呈现出一种神奇的纠错能力来。面对自身的世俗化危机,教会兴起了修道运动。在中世纪的一千年,每逢教会道德陷入低谷,便有健康的信徒团契兴起,组成新的修会,来提振教会整体的属灵状况。但从根本而言,修道运动作为一种行为矫正法,它不单有治标不治本的问题,它的短期收效还导致人们对于自身能力开始趋向乐观,最终促成了一种神人合作式的新救恩论,大大偏离了出轨的妻子真理。
 
        那股烈火永远燃烧不灭啊!
 
        路德与加尔文
 
        马丁·路德所发起的16世纪宗教改革运动,正是针对这种新救恩论的拨乱反正。
 
        路德曾是一位认真修道的好修士,当他发现自己再怎么苦修也不可能达到那个被神接纳的标准时,他开始对当时(中世纪中晚期)流行的那种乐观人论产生了怀疑,后来在初代教父奥古斯丁遗著的影响下,他开始明白,“神的义”,并不是指上帝那公义而高不可攀的验收标准,而是指上帝藉着他儿子耶稣基督,亲自完成了罪人得救的先决条件,并满有恩慈地将这条件赐给了罪人。这是白白的恩典。罪人领受这恩典的标志就是信。所以从人的角度而言,凡信之人,即有永生。
 
        马丁·路德就好像一个在黑暗的钟楼里失去了平衡的小男孩,他想要抓住点东西把自己稳住,结果拉响了教堂的钟声。几乎半个欧洲都被他给惊醒,大家纷纷弃绝了那种乐观人论所导致的神人合作式的救恩论,在路德所找回的“因信称义”古旧福音中得着了释放。对于“人如何得救”这个关键问题的不同答案,使路德阵营几乎跟罗马教皇的跟随者分成了两个不同的宗教。对比早期路德宗的赞美诗和罗马天主教的圣咏,你不难体会路德和他的朋友们那种因真理得自由的狂喜。
 
        但路德晚年的心境却颇为痛苦,因为他不得不承认,跟随他在救恩论神学上归回正统的那些弟兄们,在行为上并不比天主教徒更好,甚至可以说更糟。原因显而易见:在天主教那种神人合作式的救恩观之下,人的行为是关乎救恩的,因此一个真诚的天主教徒在此压力之下,循规蹈矩的生活当属大概率事件;而路德宗的信徒们是晓得正统救恩论真理的人,知道自己的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也不是出于行为”,因着人性的弱点,在恩典中放纵就成了大概率事件。
 
        路德宗信徒并非不晓得神的心意是让蒙恩之人行善,但天堂门票已经在握这个事实,使得这群以得救为其信仰核心关注的基督徒实在不容易再去体贴神的心意。早就对人性持正统悲观态度的马丁·路德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所幸,上帝又兴起了约翰·加尔文。
 
        在加尔文的眼中,“神的荣耀”是其核心关注,与此相比,路德所关注的“人的得救”只是上帝恢复乐园、宣示主权、彰显荣耀的一个手段。这种神学应用在基督徒的日常生活中,就体现为积极行善。
 
        如果说,路德神学着重向我们强调“好行为不是人得救的原因”,那么加尔文主义就是在提醒我们“好行为必须成为人得救的结果”。如果引用出轨的妻子,可以说路德神学的核心关注是在《以弗所书》的2章8-9节:“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而加尔文主义的核心关注则在接下来的第10节:“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
 
        “人的得救”特别重要,但若以此为信仰的核心关注,一个已经拥有得救确据之人的在世生活,的确很难不陷入到混吃等死的消极生命状态。而以“神的荣耀”为信仰核心关注的加尔文主义,则为基督徒的现世生活提供了永不枯竭的属灵动力,被这样一种看见所影响,加尔文主义者成为了一群警醒自守、积极入世、充满活力地参与社会生活的基督徒。
 
        爱神到开始忘我
 
        不宁唯是,以“神的荣耀”为核心关注,也正是基督教信仰的本质所要求的。所谓“蒙恩”、所谓“信主”、所谓“得救”,就是你这个失丧之人,被上帝邀请和接纳,回到了与他的关系当中,并持续地活在这个关系的里面,从此告别那种注意力全都在自己身上的孤绝状态。
 
        失丧的定义,就是关系的失去。关系的失去导致人性的扭曲,最突出的症状就是自我关注。自我关注可谓人类心灵的头号强敌。一个人,如果注意力全都在自己身上——自己的表现、自己的遭遇、自己的感受……甚至“属灵”点儿:自己的得救——他就会痛苦不堪。而一旦他真的进入到与神的关系里面,当他爱神到一个地步、开始忘我的时候,当他把目光从自身挪开、开始关注神的荣耀的时候,他的自身反而会得着前所未有的自由和释放。
 
        在这个意义上,人间的爱情,实在是一个最好的比喻:热恋中的人最快乐,因为他不在乎自己是否快乐,他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是为了对方的快乐。而神的心意,正是让我们进到与他的热恋之中,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成为一个忘我的快乐情人。
 
 

  TAG:忘我  快乐  情人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嫉恶如仇蒙神祝福,完全信服必有恩典  上一篇:恒切祷告大有能力 打印文章   录入:嘟嘟接力   责任编辑:嘟嘟接力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