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胜魔牧师对圣诗中国化的探索与贡献

作者:林玉解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5-03-02 07:35:53

   引言

 
  基督新教传入中国已有两百多年历史,这期间中国基督教前辈们在圣诗中国化方面做了不少的努力与探索。据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教授介绍,中国基督徒参与编译赞美诗工作始于第一位中国基督教牧师梁发,他曾于1816年左右在马六甲编著布道小册子《救世录撮要略解》,其中收录有3首赞美诗[1]。而中国基督教徒自己创作赞美诗的曲调,则以席胜魔为第一人。1912年基督教内地会将他创作的诗歌结集出版,名为《席胜魔诗歌》,这本诗集中收录了他创作的76首歌词[2]。这个诗歌集出版距今整整一百年。《席胜魔诗歌》最大的特点是旋律使用中国五声调式,或是用民歌进行填词。我们今天所接触的经典的圣诗基本上都是西方的圣歌,配以中国曲调的中国圣诗流传百年以上的,想必只有《席胜魔诗歌》。席胜魔是一位中国教会史上很有名的牧师,他在圣诗中国化上的贡献也是巨大的,本文将尝试介绍他在圣诗中国化上的探索与贡献。
 
  一、从秀才到一代名牧
 
  席胜魔[3],原名席子直,1835年出生于山西平阳府临汾县西庄村一个书香富家[4]。他少年得志,十六岁前就中了秀才。不过他壮年落魄,三十多岁时染上鸦片烟瘾。信主后他相信烟瘾是魔鬼用以捆绑他的锁链,在圣灵的帮助下他戒掉了烟瘾,改名为“胜魔”。此后他开起戒烟馆,取名为“天招局”,帮助烟民戒烟,同时也透过天招局广传福音,拯救了无数人的身体和灵魂。蒙神恩典,他的天招局逐渐扩展到山西、陕西、河南等地,共设有45处之多。1886年内地会戴德生等按立他为牧师。在传福音的过程中,席胜魔创作了很多诗歌,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他当时在天招局所作的“戒烟救人诗”:
 
  天招局救人新路,主开导;天招局救人新路,进门来先学祈祷;鸦片烟心瘾拔掉,主开导。
 
  天招局救人正路,主开导,天招局救人正路,求圣灵直入心窍,听出轨的妻子明白天道,主开导。
 
  天招局救人真路,主开导,天招局救人真路,十字架功劳可靠,万样罪天父能饶,主开导。
 
  天招局救人义路,主开导,天招局救人义路,悔改后得了至宝,天堂里也能走到,主开导[5]。
 
  此诗创作的原由是当时前来戒烟的人在天招局里白闲着,闷得很,动不动就浑身痛痒或肚子疼,以及在戒烟的过程中出现的各种虚病。为了让戒烟的人可以忘记本身的痛痒,他们让戒烟的人学唱赞美诗,背诵出轨的妻子节。并且立了章程,要大家聚会,早晚礼拜。为此,席胜魔创作了“戒烟救人诗”,叫他们学着唱[6]。《席胜魔诗歌》的歌谱部分是创作而来的,部分是中国民间歌曲改编而成的。席牧师自己喜欢唱歌,他唱的时候把音尾拉得很长,象京剧一样。结果不但收到舒畅心情的功效,更传达了神的恩典[7]。
 
  二、中国圣诗曲调第一人
 
  王神荫主教在“中国赞美诗发展概述”一文中谈到:席胜魔牧师在讲道的时候也教人唱歌,且是自己创作的圣诗,在当时中外人士都认为他的作品诚恳、简洁、深刻的表情,活泼的格式,丰富的灵感,易学易唱,确是教会所迫切需要的[8]。下列这首《我们这一次的聚会有个缘故》(内地会颂397首),便是一例,当时大江南北,奋兴会时常唱颂,大有盛及一时之概。
 
  (一)我们这一次的聚会有个缘故,是圣灵引教会往前进步,
 
  或男女啊!或老幼!都当虔诚礼拜主,要领受主的吩咐。
 
  主说我在十字架上为舍命,你还有什么舍不得来跟随吾?
 
  是醉酒么?是吸烟么?是看戏赌博吗?
 
  请说你还有什么舍不得来跟从吾?去享那天堂永福。”
 
  (二)我们这一次的聚会有个缘故,是圣灵引教会往前进步,
 
  或教友啊!或学友啊!都当同心祈祷主,要听从主的吩咐。
 
  主说我在十字架上,为你舍命,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来效法我?
 
  是风俗吗?是缠足吗?是嫁娶外邦吗?
 
  请你说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来效法我?去享那天堂永福[9]。
 
  这首《我们这一次的聚会有个缘故》原诗共有四段,据鲍康宁在1909年版的《席胜魔记》[10]中记载,当年范洪年在范村开设天招局,他邀请席胜魔过去商议,两人协同办事,同心救人。由于席胜魔有配丸子(戒烟药丸)的本事,因此天招局的名声很快就传遍各村。后来苏堡镇店也开了天招局,很多平时吃大烟、醉酒、赌博的人都来戒烟并信了耶稣。他们的名声一路传至平阳府、太原府。在平阳府信主的人多了之后,李修善与席胜魔商议怎样可以使信徒彼此相劝,激发爱心。于是他们决定组织信徒每年聚会两三次,每次聚会三五天。透过聚会,信徒明白了真道,软弱的信徒得以坚固,信心冷淡的得以热心,忧闷的变成快乐。席胜魔看到这个情况,心里充满欢喜,于是他作了该诗,教导信徒学唱。大家学会唱这首诗后,就四下散开,归回本乡,到处去撒福音的种子,随后有大收成[11]。
 
  陶亚兵在《中西音乐交流史稿》中指出:“1883年,山西霍州人、英国新教内地会牧师席胜魔创作的《我们这次聚会有个缘故》,是中国人创作的第一首中国的赞美诗曲调[12]。”
 
  另外,据王神荫主教介绍,1921年中国基督教内地会出版《颂主圣歌》时,也收录了若干首席胜魔的作品,如《颂主圣歌》(1921年版)第320首《聚会大意》、第140首《主赐平安》、第116首《浪子回家》和第93首《备油在器》等[13]。他所用的谱子也是中国调,在内颂里称之为“中国”(CHINA)[14]。
 
  在这里笔者将再介绍他创作的两首诗歌,一首是《聚会大意》,另一首是《主赐平安》。《聚会大意》歌词如下(附谱例[15]):
 
  1、这一次大聚会特为振兴,吾振兴守主日发起热心,脱俗事撇家务不为罪累,望主竿一直跑得着冠冕。
 
  副歌:上帝子主耶稣被钉十架,流宝血赎人罪特开天门,使信者不定罪出死入生,人应当报主恩尽己本分。
 
  2、这一次大聚会特为看经,吾看经如饮食发起慕心,用天粮养心灵不为名利,遵主言等主来得着永生。
 
  3、这—次大聚会特为见证,吾见证复活道发起勤心,能多种能多收不为劳苦,见主面算账时得着十城。
 
  4、这一次大聚会特为进步,吾进步量力捐发起乐心,施比受更有福不为世忧,积财宝储蓄主得着天福。
 
  5、这一次大聚会特为儆醒,吾儆醒恒祈祷发起切心,冷变热退复进不为魔缠,盼主灵照应许得着能力。
 
  6、这一次大聚会特为家庭,我家庭按出轨的妻子发起教心,训子女亲近主不为魔引,家有道主增荣得着永寿[16]。
 
  席胜魔牧师对圣诗中国化的探索与贡献
 
  这首歌的旋律采用的是中国曲调,是一首五声羽调式的旋律。从曲式的结构来说,正歌部分为一个乐段。通常情况下,副歌都是以对比的方式出现,但这里作者将正歌的旋律在副歌中重复了一遍,以达到强调词、曲的作用。笔者在华东神学院圣乐科中介绍这首歌时,有些来自不同省份的学生表示很熟悉此旋律,只是他们所用的歌词与此首诗歌不同而言,这说明这是一首通用的中国曲调,乐律为10101010(即歌词每句都有十个音节),按此结构创作的歌词,都可以配用此调进行唱诵。
 
  从这首诗歌内容来看,这显然是一首为奋兴会[17]而作的诗歌。诗歌内容通俗易懂,歌词押韵规律,读来朗朗上口。赵紫宸博士曾经说过,“民众的诗歌必须是一篇说教的讲章[18]”。席胜魔的这首《聚会大意》是一篇很好的讲章。该首诗歌以聚会意义为主题,阐明聚会的目的是为了振兴、为了看经、为了见证、为了进步、为了儆醒、为了家庭,信徒在唱诗的过程中就能明白聚会的意义,由此可见诗歌的教导作用。席胜魔是一代名牧,他传福音足迹遍及陕西、山西、河南等地。由于他兼具牧师和秀才的两重身份,因此他能将基督教知识与中国传统文化进行融合,作出独特的贡献,他的诗歌创作就是其中一个很好的例子。
 
  第二首《主赐平安》歌词如下:为信主,家贫穷,我心似难安;想念主,在客店,我心便喜欢。为学道,遇逼 -/迫,我心似难安;想念主,受捆绑,我心便喜欢。为福音,经试炼,我心似难安;想念主,被鞭打,我心便喜欢。为教会,遭磨难,我心似难安;想念主,钉苦架,我心便喜欢。副歌:主赐我平安,主赐我平安,主所赐的平安,与世福无干,人不能夺去,平安乃在天[19]。(附谱例[20])
 
  席胜魔牧师对圣诗中国化的探索与贡献
 
  据鲍康宁介绍,当时在洪洞县有两百多人聚会,考过信德后,50多人受洗。教会除了教导他们学习真道外,还教导信徒唱诗。因为在没信主之前,他们不是唱些淫乱的邪调,就是唱些没有滋味的曲子。信主之后,教会教导他们学唱赞美真神之曲。那时,席胜魔作了一本小赞美诗,叫教会新诗,其中有各种各样的诗词。有的是见事而作,像《主赐平安》这一首,正是在年成不好,天招局费用不够,心中尚有平安才作的。席胜魔的大半诗歌是因为有什么事才编成的,因此教友们看诗合乎他们所站的地步,就觉得其中很有滋味,能以体贴他们心中的本意,就唱的高兴[21]。
 
  这首歌旋律采用的是中国山西民歌曲调,是一首五声C徵调式。整首诗歌由四大句组成,是一个起、承、转、合的乐段结构。副歌第一句是转折部分,与正歌形成对比,属于歌曲的上扬部分。副歌的最后再现了前面乐句的旋律,起到“起承转合”中“合”的要求。由于席胜魔生前未受过西洋和声的训练,笔者认为这首歌的和声为后人所加,采用的是西洋和声。从目前所得到的材料看,这是一首现成的中国山西民歌,席胜魔根据曲调进行填词。这首歌的乐律是6565副。(即整个部分每行是六个字、五个字的规律,副歌部分为不规则的乐律。)在唱诵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这是一首山西民歌风格的赞美诗。
 
  2001年出版的《上海文化艺术志“宗教音乐”》在谈到席胜魔这些歌时说:“西方宗教音乐为了适应中国文化,为了使中国信徒乐于接受,因而不少传教士都曾考虑如何使西方宗教音乐具有中国风格和特色的问题,在基督教内曾长期议论过“赞美诗中国化”的问题,并进行过实践。在尝试创作中国化赞美诗方面,除吴渔山创作过圣诗外,还有英国新教内地会牧师、山西霍州人席胜魔(原名席子直),可以说他是中国创作赞美诗曲调的首创者。清光绪九年(1883年)他第一次创作了赞美诗《我们这次聚会有个缘故》,歌词通俗易懂,曲调用的是中国五声音阶,带有明显的民歌味道。其后他又陆续创作了《主赐平安》,曲调有山西临汾地区民歌特点。他还采用现成曲调填词,如《奉主差遣》,就是采用民歌“孟姜女”的曲调填词而成的。他不但是中国风格赞美诗的开创者,也可说是中国最早的近代歌曲创作的探索者[22]。”
 
  中国著名的教育家、指挥家及中国教会圣乐家马革顺教授早年为了逃避战乱曾在陕西西安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他唱过很多席胜魔的诗歌,至今(99岁)还能背出很多席胜魔的诗歌。在华东神学院圣乐科给学生上课的时候,马革顺教授经常提到席胜魔诗歌,认为那是赞美诗民族化的一个典型例子。
 
  三、经典诗歌百年传唱
 
  王神荫主教曾说到,席胜魔牧师的诗歌并不是每首歌都能做到雅俗共赏的地步。因此他创作的部分诗歌已经被人们遗忘,但还有一些好的圣诗至今仍在教会中被传唱。据陕西李世峥牧师的介绍,陕西一些农村教会老年信徒非常喜欢席胜魔的诗歌。上世纪80年代,陕西农村一些教会还曾专门编辑一本《赞美诗歌》,里面选录好多首他的诗歌。
 
  另外,1973年香港浸信会出版的《颂主新歌》也收录了席胜魔的《主赐我平安歌》。1999年温州教会出版的《赞美诗增订本》收录了席胜魔创作的《聚会大意》(《赞美诗增订本》第156首)。此外,据马革顺教授介绍,《问客何往》(《赞美诗增订本》第496首)也是席胜魔的作品,笔者在家乡——温州教会参加礼拜的时候,发现信徒常喜欢选唱这两首诗歌。
 
  从席胜魔诗歌的创作中我们看到,他写过的圣诗作品很多,但流传至今的只是少数。因为圣诗的创作是一个探索的过程,每一首圣诗的创作都是为了当时的需要、或是出于心中特别的感动而写。作品写出来之后,好的圣诗在广为传唱中成为经典,不好的圣诗在时间的长河中遭到淘汰。因此,中国化的圣诗不是先有定义,然后按此定义而创作。而是说在不断探索中,创作出好的作品,再经时间的考验后,流传下来的就是经典圣诗了。
 
  从圣诗的牧养功能而言,圣诗的牧养功能有教导、安慰、鼓励,以及传福音等作用。席胜魔牧师透过诗歌进行教导、鼓励与传福音的工作,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有人说:“圣诗词句把教义写进人心,在人灵魂深处讲述神的道。圣诗乐韵把歌词镌刻在记忆中,连连牵动人的情感”圣诗的音乐牵动着人的情感,圣诗的歌词在传达着教义,一首好的圣诗对人的影响比一次讲道更大。在牧会过程中,我们要充分应用圣诗的牧养功能,帮助信徒在真道上成长。
 
  结语
 
  对于圣诗的旋律应用问题,席胜魔牧师可谓是首开新河。他是第一个使用中国五声音阶创作赞美诗曲调的人。同时,在他的诗歌中,他也借用中国曲调或民间歌曲进行填词,这种探索是值得肯定的,因为民族化的诗歌使信徒在唱诵的时候会显得特别的亲切。当然,民歌旋律的直接使用需要注意文化的联想性问题。今天在圣诗旋律怎样进行民族化的问题上还存在一定的争议,但从圣诗中国化的发展角度而言,旋律的民族化是一个必然的选择。席胜魔作为中国圣诗曲调第一人,他在圣诗旋律民族化方面的探索值得我们学习。
 
  本文发表于《华东神苑》2012年第1期,总第7期
 
————————————————————————————————————————————————————
  [1]卓新平:“基督教音乐在中国的传播”,载《中国宗教》,北京:国家宗教局,2007年第8期,第34页。
 
  [2]卓新平:“基督教音乐在中国的传播”,载《中国宗教》,北京:国家宗教局,2007年第8期,第34页。
 
  [3]图片引自网络。
 
  [4]李亚丁:《华人基督教史人物辞典》网址:http://www.bdcconline.net/zh-hant/stories/by-person/x/xi-shengmo.php
 
  [5]林辅华,鲍康宁:《向毒品宣战的先锋:李修善和席胜魔》,台北:财团法人基督教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2006年,第2016-217页。
 
  [6]林辅华,鲍康宁:《向毒品宣战的先锋:李修善和席胜魔》,台北:财团法人基督教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2006年,第207-217页。
 
  [7]《席胜魔小传》,引自网络文章,网址为: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5147001/
 
  [8]王神荫:“中国赞美诗发展概述”,载《基督教丛刊》,1948年第26期,第53页
 
  [9]林辅华,鲍康宁:《向毒品宣战的先锋:李修善和席胜魔》,台北:财团法人基督教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2006年,第227页
 
  [10]这本书经过宇宙光校订,与带领席胜魔归主的李修善牧师传记合成一本,题目为《向毒品宣战的先锋:李修善和席胜魔》,此书于2006年由基督教宇宙光全人类关怀机构出版。
 
  [11]林辅华,鲍康宁:《向毒品宣战的先锋:李修善和席胜魔》,台北:财团法人基督教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2006年,第219-229页
 
  [12]陶亚兵:《中西音乐交流史稿》,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4年,第175页
 
  [13]王神荫:“中国赞美诗发展概述”,载《基督教丛刊》,1948年第26期,第54页
 
  [14]王神荫:“中国赞美诗发展概述”,载《基督教丛刊》,1948年第26期,第54页
 
  [15]简谱版的“聚会大意”引自《赞美诗歌增订本》,浙江:温州市基督教两会出版,第156首。由于时代不同、语言习惯不同,《赞美诗歌增订》对于原诗做过部分的修订。
 
  [16]“聚会大意”歌词都引自《颂主圣歌》,中华内地会重订,上海:商务印书馆代印,1921年。
 
  [17]“奋兴会”有些地方称之为“培灵会”。
 
  [18]赵紫宸:“民众圣歌集”序,载《赵紫宸文集》第四卷,燕京研究院编,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年,第754页。
 
  [19]林辅华,鲍康宁:《向毒品宣战的先锋:李修善和席胜魔》,台北:财团法人基督教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2006年,第278页。
 
  [20]谱例引自纪哲生、麦坚理执行编辑的《颂主新歌》,香港:浸信会出版社,1973年,第403首。
 
  [21]林辅华,鲍康宁:《向毒品宣战的先锋:李修善和席胜魔》,台北:财团法人基督教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2006年,第275-278页。
 
  [22]《上海文化艺术志》编纂委员会编。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1年。内文引自网页版:http://www.shtong.gov.cn/node2/node2245/node72149/node72157/node72191/node72220/userobject1ai78294.
 

  TAG:席胜魔 圣诗 贡献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5分钟让你彻底明白.  上一篇:临终遗训之保罗篇 打印文章   录入:心安草   责任编辑:心安草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