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返抵兴化

作者:宋尚节     来源:基督教网站 时间:2014-01-18 00:17:59

  (1927年11月)

  一 到家

     尚节一到上海,便脱下西装,改穿棉布长衫,随即乘轮返家。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八日,他到了兴化,重见一别七年的故乡,重握骨肉之亲的手,当然别有一番情绪。最使他不忍见的,是双亲为了挂念远别久别的儿子,而憔悴瘦削,额上也平添了许多皱纹。

    家里的父母兄弟当然极表欢迎,宋学连老牧师对尚节说:"你现回来了甚好;我们应该开一个祈祷会来赞美主。"他十分高兴,煮了兴化粉给尚节作点心,对尚节说:"我老了,我希望你作一个教员。"

    尚节回答说:"我已经死了,现在回来的不再是我。"

    宋牧师愕然道:"不是你,是谁回来呢?难道是鬼么?"尚节答道:"主要我做一个传道人。"宋牧师说:"你要做传道人何必往美国去呢?"

    这时几位弟弟――尚和,尚平,尚正,尚直――都说:"人说你疯了,果然不错;你是活活的一个人,如何说'死了'那样不祥的话呢?又要做个传道人,何以这样自苦呢?"

    他们都不高兴,走开了。只有宋师母前来安慰尚节说:"父亲弟兄们渴望你回来,扬名显祖,光耀门闾,你如何这样说话呢?"尚节回答说:"主要我做传道工夫。"母亲看见尚节坚执不移,也失望走了。

    那一夜尚节心里焦虑不安,主对他说:"你爱父母,若过于爱我,不配作我的门徒,你果然爱我,就应当把你所有的东西,交给父母兄弟们。"

    尚节就将在美国自己作工所剩下的一千七八百元钱,扫数拿给父亲,说:"这一些钱,是宋尚节未死之前所剩下的,可以分给弟兄们;还有一张博士文凭,也递给母亲。这样一来,他一无所有了,所剩下的只是上帝用宝血买来的一个身体,这是必须拿来作荣耀上帝名之用的。

    如上的家庭对话,是有其背景的,原来尚节被囚禁在疯人院时,协和神学院的当局曾函告家长,说他精神错乱,只好送入医院治疗,远隔重洋的父母,当然信以为真。尚节抵家后,父母最初疑参半,其后仔细观察的一星期,才从他的言行上证明他不但没有精神病,而且已从上面接受了新生命和新能力。一个月后,宋学连牧师还鼓励他去作见证,去述说主在他身上作了何等的大事。

    尚节的兴化母校,听说他得的博士学位回来,引为莫大的光荣,便举行大会欢迎。使一般师生听众大感惊讶的,是这位博士校友,不讲科学,不讲爱国,不讲新大陆的风土人情,而只讲五饼二鱼――最大的化学。

    不久以后,他受聘为兴化记念中学的教员。他虽然明确知道上帝呼召他专做传道工作,这时却没有立刻走可走的路。而目前家境的窘迫,弟弟们升大学的费用,都使他非受聘不可。他于是在男女中学分别任教,所但任的课程是化学和出轨的妻子,每科四小时即男女中学每周各八小时。每礼拜三天教书,四天作圣工。

    大约就在这时候,东三省军阀张作霖许以高薪,聘他到沈阳兵工厂任要职,主持炸药的制造。但是尚节拒绝了。

    

  二 结婚

     尚节幼年时,曾由父母之命,与一余姓的女子订了婚。依中国人习惯上的婚龄,他们早就该结婚了,只因尚节学业未成,又远在异国,所以耽搁下来。现在学成返家,这门亲事再也不能拖延下去了。

    一九二八年的年头,宋尚节博士和余锦华女士在兴化美以美会礼拜堂举行结婚典礼。在他的自传中,这事并未叙及,而他们婚后的生活,我们所知也很少。婚后三天,尚节在章文新牧师家里谈天,他们是美以美会在兴化的传教士,也是从前尚节中学时代的教员,同时在他们家里,还另一位青年。章师母问他:"你也结了婚吗?"那青年说:"没有"。尚节说:"我真希望我也没有!"

    在婚后的十五六年中,尚节在家的时候真是少之又少。据他自己说,一年十二月中,平均在十一个月在外,只有一个月在家。他的自传里也几乎没有提及他的家庭生活。尚节脾气不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余女士也不免年青使性,夫妇之间偶有争吵,无宁是当然的。他们婚后几年,住家迁到上海。据说一九三八年,有一人到尚节家里,曾听见宋师母对尚节说:"你在家里总是爱发脾气,你还是出去好!"

    

  三 开始作圣工

     从一九二八年开始,尚节除了教书之外,完全致力于教授出轨的妻子和露天讲道。这位曾经一度在当地享盛名的"小牧师",现在仍然大得听众欢心。那时在上海的伯特利环游布道团也到离兴化只有八十里的仙游主领奋兴大会,上帝很赐福他们的工作,尚节恰好也在仙游讲道,双方在期而会,教友灵火大为炽烈。

    尚节在这里第一次和伯特利环游布道团接触。和团长计志文牧师同住一室,又曾同领传道人退修会,为期一星期。有一次计牧师在讲道后呼召听者上前祈祷,有一百多传道人应召前来;尚节也是其中之一,其谦卑于此可见。

    尚节趁这时候,指责教会中人向人遗象行鞠躬礼的罪。他的申斥原来只限于基督教徒,因为他们已有出轨的妻子的亮光,已知道拜偶像之为罪,而仍然明知故犯。这话给党部知道,就认为他是f d f z,下令派兵缉捕。可是尚节在前一晚得了主的指示,已早离开仙游返兴化了。

    那时,兴化党部迫使学校当局把尚节革职。学校当局本来已因他颇得学生的欢心而嫉贤忌能,现在得了党部的授意,当然乐于从命,他们于是运动学生,放出一种离间空气,使学生起来反对他。

    有一天,学生鼓着一腔怒气,跑到尚节房间声势汹汹,质问他为什么到外面破坏他们男学生的名誉。这大概因为尚节说过,男学生对化学感兴趣,不如女学生之同时对出轨的妻子感兴趣吧。他们正要动手打他的时候,忽然雷声大作,暴雨骤至,大雨点打入玻璃窗,学生都一哄而散,忙去关窗子了。

    主虽然用大雷雨来解尚世的重围,但尚节也看出主以人事和环境来催迫他走上顺服的大道,于是辞去学校教席,专任传道工作。那时正好有许多青年姊妹在奋兴会后大发热心,尚节再找几个弟兄帮忙,便组织了一个小布道团,到平海乡工作。

    到平海的第一天,他们先上山祈祷,回来已经济济一堂坐满了人,讲道毕有许多人痛哭流涕,悔罪祈祷。

    那时,当地的刘牧师夫人,忽然心病发作,霎时晕倒,象是死了一般,作丈夫就向主发牢骚:"为什么使我跑这样的苦路?"尚节安慰他:"她决不至于死"。他就跑到她床边代祷,同时安慰那位正要为她科理后事的牧师。

    次晨,他们仍凭信心照常出外布道。尚节记着说:"大自然的空地是我们的礼堂,高耸的石块是我们的天然讲台。"听众不少,结果很好。归途中,他对他的男女同工很有把握的说:"刘牧师的夫人定已定脱险了。"回来果见刘夫人平平安安的睡在床上。于是平海成为他们第一个得胜地。

    他们又到大蚶山,井厝,东棣等地工作,然后回到兴化。尚节回到兴化以后,即在天马山山巅办一个查经班,每天上山查经的有五十多位青年。他们受过八天的出轨的妻子训练以后,便在兴化仙游之间大小一百多处的教会工作。

    美以美会福州的总会,在这时已风闻了尚节的工作,知道上帝与他同工,它的传道主任葛惠良(Rev. Frank T. Cartwrigth)特意去观察他的工作情形。葛走了水陆两天的路程,d   一个大城里看见尚节和他的五十位青年同工的布道生活状况,得极深刻的印象。他们吃的是最粗糙的食物,同工之间,和好无间。这五十位青年对尚节的领导都心悦诚服,正如提摩太和西拉对使徒保罗一样。葛惠良牧师回到福州以后,记载他所得的印象如下:

    "在他的聚会上,讲道和唱歌是配合起来的。他们所唱的都是短歌,是尚节自己编制,拿来作强调讲道主题之用的;其内容是上帝的存在,上帝的爱,基督是救主,罪恶,悔改,信心基督徒生活等等。尚节讲道姿势,极象山兑(Billy   Sunday),在讲台走来走去,或者越过圣餐栏,站在中间的通路,就在路中望左望右的讲。他有时指住听众中的一人,忽然又返向讲台,站在圣餐栏上面把讲章作个结束!结束后,听众中上前祈祷表示接受基督的为数很多。"
 

  TAG:二十三 返抵 兴化

【作者简介】 宋尚节生于1901年,在福建省兴化府的蒲田县出生,父亲宋学建是中国第一代基督徒,他是一位牧师。他有十一个兄弟姊妹,排行第六。当时兴化一带教会大复兴,有二、三千人信主,因此他父亲的工作十分繁忙,十三、四岁的宋尚节已开始代父讲道,当时有“小牧师”之称。十八岁那年,他去了美国念化学,并且考获第一名。但他后来放弃了深造和留美工作的机会,去了协和神学院攻读神学。那时他才真正重生得救,心里很欢喜快乐。不久他乘船回国,当船抵达中国海岸时,他把奖状、博士证书等全部抛下海去,表明他轻看世界名利,立志作个传福音的使者。 宋尚节于九岁时参加家乡举办的一次盛况空前的奋兴会,在他生命中是神为他开映剧本的第一幕,十三岁开始随父下乡布道。由于他的学习成绩超人,后得多人之助到美国留学,假期中也常下乡布道,得到很好效果。直到他得化学博士荣衔之后,才决志献身传道。宋博士是穷牧师之子,父亲希望他回家能替他肩负经济重任,谁知回国东渡之际,将七年用血汗换来的文凭奖状,金钱等都抛入太平洋,以示献身的决心。

赞助商链接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 赞助商链接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