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入疯人院

作者:宋尚节     来源:基督教网 时间:2013-12-21 02:27:38

 (1927年2月至8月)

  经过了难忘的重生之夜以后,快乐的灵支配了尚节,使他逢人便说主在他身上所作的奇事,特别向他的师友们大胆宣示一切。他虽明知要受他们的讥诮,但他毫不顾忌。

  说也奇怪,这时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后来知道他是瑞典人)平空送他一个地球。他接在手中,毫不解其用意。正在狐疑之际,他心底接到圣灵的指示:神叫他为传道的缘故,要走遍全球。

  "我谢了送地球的人,回到自己的房子里,再细看这圆形的球体。渐渐地这球幻作长方形,似乎是一个长条的人身,背负着大十字架,头部有帕勒斯坦字样,胸部是中国……整个世界都在十字架上的人身上显露无遗。远远的隐约看见一些古古怪怪可怕的兽形人类。我眼本来近视,所以我贴近些看个详细,才看清那些可怕的人物,原来都是我曾崇拜,我曾敬仰过的牧师,会督,和神学的大教授们……"

  重生之后,他看见宇宙万象都值得我们去欣赏上帝的美,礼赞主的善。同时万物都在述说主的真理。在一草一木间都可以看见上帝真体的奇妙,伟大,圣洁,光明,智慧……

  从此之后,当他无论在言语上或思想上犯了罪(平时不以为罪的那些罪),他都当作大罪一样重视。他一犯了罪,就去读圣经,经就会指责他的不是。他看见经中任何章节都脱不了一个"罪"字。他诚心祷告求赦之后,随便打开经,便能读到安慰的话,赐福的句子,和赦罪的应许。当他恋世之念油然而生时,圣经便给他以申斥世界的警句。圣经这时已不只是他生命的粮,而且是他脚前的灯,路上的光了。

  从此以后,除了密室灵修之外,还分配时间出去布道。二月十二日(他重生后的第二天),他参加万国学生交谊会,在几分钟内向会众见证基督如何改变了他灰暗的人生。此外,他常流泪劝人来就基督,以享受他所赐赦罪的平安。他更诚恳地指出一些传道人牧师的罪,请他们和他跪着祷告,求主赦免他们疏忽圣工,或不忠实宣传真理的罪。这类的人虽然很少接受他的忠言,实行改过的更少之又少,但主随时加给他力量,使他不致灰心。

  在此以前,美国报纸常对尚节的活动,加以记载,称奖,颂扬。尚节都剪了下来,糊裱得好好的,以为他日向亲友夸示的材料。重生以后尚节听主的吩咐,把这些都烧了。此外还焚毁了一批协和神学院的教科书。

  尚节本来酷唱歌,重生后更长歌不已,时而高唱,时而低吟,时而流泪赞美主,时而欢笑感谢神。

  因为有了如此上种种的行为,协和神学院的当局便断定他患了精神病。

  二月十七日,他出去买一枝新笔和一本新圣经,便欣欣然回校。在路上碰到一个天使般可爱的小孩子蹲在路中心写Rest(安息)为一个字。再走不到几步,又遇见另一个同样可爱的小孩子写同样的字。他还漫不在意,依旧走他的路。但当他第三次看见另一个儿童也在写同样的字时,他便不由不对此字此事加以思索了。

  思路还未打通,他已回到了学院。巍峨的院子,使他想到这里面住着的师长同学――一般"偷了上帝的钱在做撒但奴隶"的人!想到这里,不胜感慨,两行清泪禁不住淌了下来。

  这时院长忽然下令亲上校门,用慈和的话,劝尚节到离校很远的乡下去休息。话虽慈和,却是一道命令。

  尚节自忖这是一个好机会,因为几天的休息可以使他多读圣经,出来后精神饱满,精神活泼,多作主工。于是就表示绝对服从,只要求回宿舍去拿几件日用品及衣服等物。不料不但这请求,得不到应允,反而催他快些跟一个人走。

  他机械地跟着他走,身边除了新买的自来水笔及圣经外,什么也没有。在野地走了好一会儿,在晚间才走至一所名叫百花谷医院(Bloomingdale Hospital)的疯人院!

  这是一所有名的精神病院,设备完美,规模宏大,共分七大栋。宋博士进的是第四栋。

  进了疯人院,他才知道院长早已为他筹备好一切,否则绝不会一进院就有人引导他入那一栋那一室的。他们叫他洗澡,换上病人所穿的白衫,吩咐他躺在床上静养。

  尚节心里暗暗觉得好笑:"他们真的把我当作疯人看待了。"

  二 疯人院中

  进疯人院的第二天,医生把他详细检验,先是抽血,其次是盘问他的祖先身世,想知道他的疯病是否由遗传而来。

  尚节对医生说:"我自己很可以查验我自己是否有疯病,因为我很明白血统和遗传关系的学理。我虽不是大名鼎鼎的医学博士,然而我也曾读你已读过的那些书本。不信吗?在俄亥俄大学问我的教授和同学们。"

  医生想查一查他的思想会不会紊乱,就背一则短的故事,叫他听后写出。他写出后,医生不但看出记录之无误无遗,还惊羡他记忆力之强不可及。同时尚节对他说:"往日我曾译珲老子的道德经一厚册,著有英国孤贫院史记和耶利米书注释等书,你可以在那里检查我思想的全部,看其中有没有缺乏系统的破绽。"

  医生听了他的话,默然不语,只吩咐他卧床休养。那时尚节自己也很感到身体的疲劳,在镜中看见自己面黄瘦时,不禁感谢神给他这样的好机会,使他一文不花可以入院休息。他打算一星期后"有强健的身体和饱满的灵魂,出去作光明而活泼的见证。"那里他才想起昨天三个孩子写Rest的意思:他们是奉上帝旨意向他作住病院休息的预告。

  院中的待遇是非常优厚的;饮食是最上等的滋养品,可是宋博士并不贪恋这些物质的享受。他所感痛苦的,是他们并不把他当成一个有思想有理智的学者,却把他当成一个精神病人,甚且当成一个犯了大罪的犯人,在那里受监禁,一行一动,都要得医生的许可。看护们紧紧监视着,终日以一副森严可怕的面孔望着他!

  医生为要检查他思想有无变态,就到他宿舍里,把亲友寄给他的信,翻箱倒箧的寻了出来,然后一封一封的读下去。宋博士心里对此加以批评:"这不是笑话吗?果真要在书翰上查我思想的话,只须检查我寄出的信才合理一些;他们所把那些丝毫没有关系的来信一封封的看。"

  在院中接到的信,当然也是先由医生拆阅的,而且由他们代复,说些什么宋某精神病发作得利害,不能执笔的话。这使宋博士深感身心没有自由之苦。

  他初入院时,住的是第四栋;后来他体重增加,精神也恢复原状,就移往第六栋。一星期后,又搬进第二栋。据医生的判断,只要再住院四十天就够了。可是,时日逐渐过去,宋博士出院的希望却一线也没有。他忍无可忍,就发起牢骚来。对医生破口大骂。结果反激怒了医生,把他送进第七栋。

  这第七栋所住的都是打架骂人的疯人,一天到晚的吵闹,再加以种种杂沓的响声,使他没有片刻的安宁。他苦求移住第三栋,却未蒙许可。

  在尚节附近,有一个疯人,是个财主。他发疯之态度,非常可怕,忽然间大哭不已,号叫着:"唉!我从前和姑姑犯奸淫……"说时咬舌流血。后来医生来了,用橡皮塞在他口里。一会儿,仍旧好好的。尚节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他答道:"我在地狱里被焚烧,极其难受;我当不起那种痛苦,所以咬舌呼号。"

  六月二十日下午,宋博士见那位看守他寸步不离的青年护士,不知怎的由打盹而进于熟睡,认为这是逃走的大好机会,跳下台来便拔腿飞跑,一口气跑了两三里,不知道在一麦田里藏身,希望不给追踪人看见。可是,他终于给一头警犬找着了,又把他押解回院。

  三 出院前后

  第七栋的"武疯子",整天不停地在噜苏,吵闹,高叫,咒骂,狂歌,拍手,打掌,挥拳,乱蹦,乱跳,乱碰,乱撞,使尚节无片刻的安宁。还有一名警察,整天寸步不离的跟着他,晚上也睡在他旁边。院方还叫他织篮子,织了又拆,拆了又织,反来复去的尽做这些无意识的工作。他所受的精神痛苦,若不是亲历其境,是无法领略的。

  在一个下弦月照着幽辉的晚上,尚节愁思迸发,思乡之外,更遥挥思亲的泪,又想到自己的过去现在未来,顿时起了不良之心――以自杀来结束一生。

  在这绝望之际,他忽然听见主的话:"小子,你是我用血赎回来的,怎么随意轻生?"

  他回答道:"主呀,卑微的我,生无见天日的一天,欲图报而无从,生不如死。所以要自杀。"

  主的声音继续对他说:"万事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你若能忍耐,过了这一百九十三天的苦难,你就知道怎样背十字架跟我走各各他顺服之路了。"这时,眼前的黑暗忽然不见了,主的光荣四面照着他。

  一个星期以后,尚节再恳求医生给他移住第六栋,说明他之逃走不是因为神经错乱,而是因为自己天性好活动好自由的缘故。结果,院方答应了,遂搬住第六栋。

  他的看护慢慢的受了他感化,不但不如以前那样严厉冷酷,而且答应代他传达书信。尚节快乐得说不出话来,马上写一封信给驻美中国公使,报告他被美国人无理拘在疯人院中,丧失了行动与言论的自由,请他迅即与美z /-府交涉。

  在八月三十日,一位节最知己友人美籍教士沃克博士新从欧洲回美,抵美后,知道他已进了疯人院,立刻赶到纽约,到医院去看尚节,尚节一见他,禁不住哭诉他种种经过和详细情形。沃尔克安慰他一番之后就去见院长,对他表示愿意由他签名保出。

  那时院长正接到美国z /-府的电报调查宋案(大约是中国公使交涉的结果),焦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正在不知所措时,忽然有人来担保解围,当然落得答应。于是尚节恢复的自由。从进院的第一天算起,不多不少,恰恰上帝的时间:一百九十三天!

  尚节后来回想上帝在疯人院中给他的课程,有如下二端:

  第一, 主训练他,使他成为神顺服的仆人,把他的个性脾气都陶冶了一番。在他真能投降顺服的一天,就是他在上帝面前获得神学学位毕业出医院的晚上!

  第二, 主教导他明白圣经。他在院中用主所指示的四十种方法,把全部圣经读了四十遍。这时他才知道圣经真是上帝所默示的,是上灵感动写出来的,每章每节都是为他灵命益处而作的。最初上帝用插图一样的显示每一章的关键。其后,上帝用一个个含有深意的字,如"爱","信","义"等字。教他如何把全经贯串起来。

  这真是上帝所赐的珍贵教训,尚节在我的见证里说:"我把每种读法和灵感都详细记录起来。不上几天,簿子记完了好几本……凡是上这吩咐我说的,我常向人讲,但是很多是上帝吩咐我要守口如瓶,我一一讳莫如深地藏在我的心底。在先我的记录概用英文,为了时常有人来偷看或检查,我就改用中文的记录……"

  出院后沃尔克博士挽留他在他的家乡辛辛那提(Cincinnati)小住。那时,协和神学院院长找人把他的行李全部送还。从此之后,尚节和协和神院的关系便完全断了。其实,这间神学院早已把尚节除名。它绝没有为这位后为"中国的卫斯理"而感到光荣。它的一位教授说过:"协和神学院跟宋尚了一点关系都没有!"

  尚节在疯人院里面所得的上帝的启示,是丰富而重要的,所有预言,后来都一一实现了。有些是在院时不知其意义的,到实现时才彻底了解,却是怪不好受。这些启示,他很少对人说及,因为说起来怕人认为是骄傲自大,也怕人把他看得太高。他以为保罗被提到第三层天去,得了奥秘的启示,却在十四年后才对人提及,理由也是相同的

  TAG:重生 后入 疯人院

【作者简介】 宋尚节生于1901年,在福建省兴化府的蒲田县出生,父亲宋学建是中国第一代基督徒,他是一位牧师。他有十一个兄弟姊妹,排行第六。当时兴化一带教会大复兴,有二、三千人信主,因此他父亲的工作十分繁忙,十三、四岁的宋尚节已开始代父讲道,当时有“小牧师”之称。十八岁那年,他去了美国念化学,并且考获第一名。但他后来放弃了深造和留美工作的机会,去了协和神学院攻读神学。那时他才真正重生得救,心里很欢喜快乐。不久他乘船回国,当船抵达中国海岸时,他把奖状、博士证书等全部抛下海去,表明他轻看世界名利,立志作个传福音的使者。 宋尚节于九岁时参加家乡举办的一次盛况空前的奋兴会,在他生命中是神为他开映剧本的第一幕,十三岁开始随父下乡布道。由于他的学习成绩超人,后得多人之助到美国留学,假期中也常下乡布道,得到很好效果。直到他得化学博士荣衔之后,才决志献身传道。宋博士是穷牧师之子,父亲希望他回家能替他肩负经济重任,谁知回国东渡之际,将七年用血汗换来的文凭奖状,金钱等都抛入太平洋,以示献身的决心。

赞助商链接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宋尚节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